• 做文明徐州人 讓城市更美好
  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徐州新聞 > 民生 > 正文

【何以中國 運載千秋】繁華千古 大風(fēng)起兮,人文古城書(shū)寫(xiě)運河新章

2024-06-25  來(lái)源:中國徐州網(wǎng)-徐州日報  編輯:哈曉蕊
2024-06-25  中國徐州網(wǎng)-徐州日報

大運河延綿千里、跨越古今,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創(chuàng )造和中華文明的重要標識。徐州是漢文化的發(fā)祥地和集萃地,徐州運河文化與漢文化在歷史長(cháng)河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。徐州古運河對中華文明有哪些貢獻?運河名城徐州建設漢文化名城的優(yōu)勢何在?江蘇師范大學(xué)教授趙明奇作了深度闡釋。

古運河是徐州的母親河

徐州運河史中,留下不同時(shí)代的人文典故:

上古彭祖在汴(獲)泗交流之地開(kāi)國;春秋孔子在呂梁洪發(fā)出“逝者如斯”之嘆;秦始皇在秦梁洪撈鼎未成;秦末項羽、劉邦都在泗水邊爭雄;宋代蘇軾、明代潘季馴因治水聞名;清代李蟠憑殿試《治河策》金榜題名;乾隆皇帝多次來(lái)徐“閱河留詩(shī)”。

徐州運河文化囊括了彭祖文化、徐國文化、漢文化、軍事文化、宗教文化、名人文化、民俗文化等,延續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,最具包容性和代表性,最能把徐州各種單元文化統領(lǐng)、整合起來(lái)。它如同將一顆顆散落的珍珠串成一條璀璨的項鏈,從而形成徐州文化的綜合品牌效應,提高城市的文化品位。

古運河是徐州的母親河,徐州建設漢文化名城,在運河史中可以找到許多地方文化品牌優(yōu)勢。

引《尚書(shū)·禹貢》為證?!队碡暋肥俏覈钤绲牡乩碇?zhù)作。禹,又稱(chēng)大禹,是舜的大臣,夏朝的開(kāi)國君主。禹貢,根據題序“禹別九州,隨山浚川,任土作貢”,即大禹區畫(huà)九州疆界,因山浚河,根據土地狀況來(lái)制定貢賦等級?!队碡暋肥强疾煨熘菸幕吩杏l(fā)生期的重要文獻。

《禹貢》將九州分而述之,在“徐州”一節記載:“海、岱及淮惟徐州?!鼠跣w縞。浮于淮、泗,達于菏?!?/span>

“厥篚玄纖縞”,是我國最早的有關(guān)絲綢的文獻,也是對徐州地區絲織文化的歷史記載;“浮于淮、泗,達于菏”對徐州水上交通網(wǎng)、上古運河路線(xiàn)作了大致描述,說(shuō)的是進(jìn)貢的船只通過(guò)淮河、泗水,再經(jīng)過(guò)菏水,到達與濟水相通的菏澤,然后就可以通過(guò)鴻溝入黃河溯流而上,經(jīng)三門(mén)峽,入渭水。

▲彭城廣場(chǎng)雕塑

以徐州為中心的淮海地區之所以能在人類(lèi)文明的開(kāi)端就逐步形成文化優(yōu)勢,有其特殊的地理環(huán)境因素,從《尚書(shū)·禹貢》中對徐州的記載,至少說(shuō)明3個(gè)問(wèn)題:

一是生活在淮海地區勤勞勇敢的人民,以不畏艱難的精神,以人的力量戰勝了自然災害,獲得了良好的生產(chǎn)和生活環(huán)境。二是這里土地肥沃、植被豐厚,農副產(chǎn)品出產(chǎn)豐富,進(jìn)貢的祭品、食品、日用品和服飾原料等都很豐饒,也是絲綢文化的起源地區之一。三是水上交通發(fā)達,可以直通河洛關(guān)中。

漢文化離不開(kāi)江河滋潤

7000多年前,蘇北是一片汪洋的淺海,并形成這一時(shí)期的海相沉積。北部徐州的豐、沛、銅山、邳州、新沂、睢寧和連云港的東海、贛榆,承魯南山地之余脈,地勢稍高,自新石器晚期以來(lái)已形成較為發(fā)達的農業(yè)文明。邳州劉林等遺址即是這時(shí)期的文明見(jiàn)證。

上古時(shí)期,徐州地區始終伴隨著(zhù)華東、蘇北歷史的有序發(fā)展,極早地參合了我國文明開(kāi)化的起源與發(fā)生。

徐州地區的史前文明基本上是在區域發(fā)展的基礎上孕育而成的,正因為徐州地區早期文明的主體性特征具有強勢基因,它影響和帶動(dòng)了周?chē)擎?、聚落的互?dòng)與進(jìn)化,從而為江蘇北部文明的產(chǎn)生和發(fā)展展示了亮麗的曙光,輝映著(zhù)中華文明的晨曦。

春秋戰國時(shí)期,以彭城為中心方圓300華里,是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發(fā)源地。老子與孔子在沛澤相會(huì ),孔子講學(xué)多次途經(jīng)彭城,在呂梁觀(guān)水慨嘆“逝者如斯夫”。三晉、三秦、中原、齊魯文化與荊楚、吳越文化在此交匯,在本土孕育了漢朝開(kāi)國皇帝劉邦和一大批文臣武將。

西楚兩漢時(shí)期,以徐州為中心的江蘇北部地區一批優(yōu)秀人物,上承炎黃文化的優(yōu)良傳統,秉持本土文化的淳厚優(yōu)勢,融合先秦黃河、長(cháng)江兩大文化體系,在斗爭與發(fā)展中成長(cháng)、成熟起來(lái)文化綜合體。漢文化發(fā)祥地在徐州,開(kāi)創(chuàng )大漢文化的領(lǐng)導群體主要是徐州人,這在學(xué)界已是毋庸置疑的史實(shí)。

漢文化孕育的成功因素,離不開(kāi)本土文化的溫床、黃河文化的哺育、長(cháng)江文化的滋潤。

先秦時(shí)期的徐州是中國思想意識形態(tài)發(fā)生發(fā)展的中心地區,是文化交流、交通往來(lái)最便利的地區,是生活技能開(kāi)化最早的地區,所以,這里的文化習俗具有融會(huì )古今的綜合性、南北共塑的典型性、百家合璧的多元性。

徐州文化雖然不能全權代表當時(shí)的國家文化、民族文化,但是徐州人整合、引領(lǐng)了它們,漢朝的宏偉基業(yè)是漢高祖劉邦率徐州一班文臣武將所開(kāi)創(chuàng )。

恰切地說(shuō),當時(shí)的徐州區域文化是春秋戰國以來(lái)久分必合的催化劑和粘合劑。漢人、漢族、漢語(yǔ)、漢學(xué)之所以稱(chēng)“漢”,其語(yǔ)源就是因為中華民族發(fā)展史上有漢朝四百年基業(yè)這一段燦爛輝煌。

汴泗交流 徐州漕運繁忙

兵家必爭,必須爭的是襟山帶水、雄關(guān)要塞的地理優(yōu)勢;南秀北雄,得益于運河南北文化交融形成的城市特質(zhì)。隋唐大運河開(kāi)鑿貫通后,徐州舳艫云涌、漕運繁忙,成就了運河要埠的地位。

唐代,朝廷為加強中原江淮之間的聯(lián)系,承繼了通濟渠漕運水系。盛唐時(shí)期,徐州雖不是漕運主道,但也是江淮通往中原、齊魯的水陸要道。唐代文學(xué)家韓愈在徐州見(jiàn)到了“汴泗交流郡城角”的壯觀(guān)景象,自幼生活在徐州的詩(shī)人白居易也見(jiàn)證了“汴水流,泗水流,流到瓜洲古渡頭”的自然勝景。

有唐一代,徐州的絹織品被朝廷列為九等品級中的第三個(gè)等級,屬于上等貢品。每年徐州的絹織品從汴水經(jīng)過(guò)汴渠,千里迢迢地運往洛陽(yáng)。徐州土質(zhì)肥沃,地宜菽麥,是朝廷重要的糧食產(chǎn)地區。黃海海鹽也是經(jīng)過(guò)此渠被源源不斷地運往洛陽(yáng)含嘉倉。徐州礦產(chǎn)豐富,朝廷在此設置秋丘冶,專(zhuān)事煉鐵,再將上等制品由此運往兩京。

地理環(huán)境歷來(lái)受到軍事家的重視,軍事活動(dòng)一方面改造著(zhù)地理環(huán)境,另一方面又受地理環(huán)境及其諸多要素的制約和影響。徐州地處南北扼要,城市周?chē)€定的山、水環(huán)境造就了徐州易守難攻、水運便利的天然優(yōu)勢。這里物產(chǎn)豐富、兵精糧足,自汴河取代獲水、打通泗水后,徐州“兵家必爭”之地位得到進(jìn)一步加強。

▲漢文化景區車(chē)馬出行廣場(chǎng)群雕

徐州是古汴水、泗水交流之地,宋元以后黃河、大運河傍城而過(guò),這種地勢有天然防御作用。汴水自西來(lái),泗水自北來(lái),在徐州城東北角交匯南流。徐州的主城區在有文字記載的2000多年建城史中從未改變。兩條河流及后來(lái)改道經(jīng)過(guò)徐州的黃河,既是具有全局性意義的航道,也是天造地設的徐州護城河,使徐州城防非常穩固,更加易守難攻。

宋金之際,戰事頻仍,宋將為防金軍南侵,決開(kāi)黃河,以水代兵,黃河奪泗入淮,再次經(jīng)行徐州,東南入淮,奔向黃海。元代,蒙古入主華夏,定都大都(今北京)。為使江南漕運順利抵達華北,元廷翻修了南北縱貫3000余里的京杭大運河,徐州泗水并入運河,黃河運河在此交匯通流。從此,徐州形成汴泗交流、黃運通匯的格局,桅檣林立,風(fēng)帆天下,堪稱(chēng)四方都會(huì )。

融眾家之長(cháng) 奠人文之基

明清時(shí)期,徐州作為運河之城,雖水運交通便捷,但河患頻發(fā),洪災嚴重,在數百年運河漕運的繁華背后,留下不盡的悲涼篇章。1855年,黃河從河南蘭儀銅瓦廂決口,改道大清河入海,結束了黃河經(jīng)行徐州的歷史,給徐州大地留下了大沙河、不牢河。

經(jīng)行徐州長(cháng)達750余年的黃河北徙后,留下了一條歷經(jīng)滄桑的黃河故道,黃沙彌漫,農耕條件惡劣。徐州經(jīng)濟直到光緒年間津浦、隴海鐵路通車(chē),才得以有起色。

新中國成立后,國家實(shí)施一系列大運河整治工程。徐州運河成為煤炭、水泥、黃沙、石料南運的大通道,運河文化在新時(shí)代走向復興。

徐州在運河演進(jìn)過(guò)程中逐漸形成了具有鮮明區域特點(diǎn)的思想觀(guān)念、價(jià)值取向、道德情操、生活方式、禮儀制度、風(fēng)俗習慣、宗教信仰、文學(xué)藝術(shù)等多層面的傳統文化。這種區域文化保留在徐州民眾中間,滋潤著(zhù)江蘇大地上這片底蘊厚重的文化沃土。

▲徐州百步洪石刻

根據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(chǎn)委員會(huì )的劃分標準,中國運河文化遺產(chǎn)劃分為3種形式:正在從事航運的“活態(tài)遺產(chǎn)”、河道尚存的“歷史運河”、已在地面上消失的“遺產(chǎn)運河”。按照這一劃分,徐州運河現狀可分為——

活態(tài)遺產(chǎn):中運河,為明末以來(lái)的運河;湖西航道(基本沿古泗水故道);不牢河,為元明時(shí)期和1959年以來(lái)的運河。

歷史運河:主要是徐州城區故黃河,從大壩頭、府鎮口閘,以上段接今徐運新河(內港),為南宋以前的古泗水運河;迎春橋以西的古汴水;迎春橋以南的黃河故道,曾分別是隋唐運河北支(汴水流,泗水流)、元明清南北大運河的重要河段。

遺產(chǎn)運河:大壩頭—秦梁洪上至微山湖,為元明時(shí)期的運河,前者已成為斷斷續續的河道或市區暗溝,后者沉于湖底。

運河對徐州歷史文化的影響深遠,在歷史發(fā)展中留下了刀光劍影的爭雄史、大河橫流的苦難史、南北文化的交融史、人文薈萃的創(chuàng )造史。千年一貫、南北共融、百家合璧的徐州運河文化,源遠流長(cháng)、底蘊深厚,秉地域風(fēng)土之優(yōu),融上古眾家之長(cháng),開(kāi)漢朝文化之先,奠千年中華人文之基,必將在新時(shí)代新征程中綻放新的光彩。

記者:張瑾 孫博宇

編輯:哈曉蕊

新聞爆料:0516-82345678  商務(wù)合作:0516-85792397 13775881757

版權聲明: 徐州報業(yè)傳媒集團旗下媒體徐州日報、彭城晚報、都市晨報、中國徐州網(wǎng)所發(fā)表之文章與圖片,受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(zhù)作權法》的保護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許可不得轉載。 部分網(wǎng)站的侵權行為,如擅自轉載、更改消息來(lái)源以及抄襲等,徐州報業(yè)傳媒集團及其旗下媒體已經(jīng)委托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收集相關(guān)證據。 本站部分資源來(lái)自網(wǎng)絡(luò ),如有侵犯您的版權及其他權益,請及時(shí)與我們聯(lián)系,我們將核實(shí)情況后進(jìn)行相關(guān)刪除!